中青在线:探访哈佛、麻省理工……我的14天波士顿游学之旅

   发布时间: 2018-10-31    访问次数: 415

 

   六月还未在蝉鸣中散尽,朋友们便开始计划起了暑假。旅游、驾考、读书……每个人都沉溺于为自己制订暑期计划,恨不得马上从学期末的忙碌中溜入暑假的闲暇。我也在忙碌着,签证、机票、浏览各种攻略。尽力地为自己准备好一切。期待着,在波士顿游学的,这个夏天。

  终于,在忙碌了近一个月后,七月的一个下午,我们坐上飞机,前往那个,陌生,却在搜索引擎中熟悉;期待,又怀着些许不安的地方。虽然之前阅读过项目手册,对于我们的行程安排已经十分熟悉,但是,毕竟是陌生的环境,来自语言、文化、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差异,让我担心,自己究竟能否很好的适应在波士顿的游学生活。

  在飞机上,我把项目介绍的手册翻了又翻:波士顿全球教育成立于美国马萨诸塞州,整合了美国大波士顿地区优质的教育和社区资源,在该地区开展中美教育、商务以及⽂化交流等项⽬ 。在我所就读的常州大学,优秀校友许平更是波士顿全球教育的创始人。波士顿全球教育与美国波士顿地区著名高校(包括哈佛大学、麻省理工学院、塔夫茨大学、麻省大学等)、各领域知名专家、学者教授等拥有长期深度合作关系,通过寒暑假游学、短中期访学、师资培训等多种形式,为学生和学校提供国际化的教育定制计划。项目内容十分丰富,有一个小故事,也格外吸引人:

  谢国舒,常州大学材料学院往届毕业生,因为家庭因素等原因,他没有办法继续读研,又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,所以在毕业找工作的面试当中屡屡碰壁。就在他快要沦为无业游民的时候,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的邮件,邮件的发出者,是他在参加波士顿游学项目时结识的一位教授。教授对他游学时的优秀表现印象十分深刻。在得知他的境遇之后,教授邀请他前往美国进行硕博连读并资助他两万四千元美金(合计人民币十五万六千元)的生活费。就这样,一个家境清贫,此前从未奢望过出国深造的中国寒门学子,成了美国麻省一位大学教授的得力助手。

  故事中,一次偶然的经历,几乎成为了生命中的一道光芒。我虽然没有功利的觉得,自己也要像这位学长那样,给所有人留下一个优异的印象,以期未来的收获,但对于自己究竟能收获到什么,我饶有兴趣。

  在十多个小时飞行与转机的奔波之后,我们终于到了波士顿。刚下飞机的时候,大家疲惫不堪。但是在行李提取处遇到前来接机的朋友,他的热情、阳光,他向我们打招呼时张牙舞爪的动作,一下子感染了我们,奔波的劳累也立马消失殆尽。

  在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,迎来了波士顿的早晨,我们在这里,开启了十多天的游学生活!

  最初的游学,是生涩

  第一次点餐真的耗费了好多的时间,虽然是清晨,但是早餐店里人已经很多,陌生的环境,再加上格外多的目光,让我们跟店员原本就不那么顺畅的交流显得格外生硬。好在店员很快就适应了我们的发音,她努力地,把词汇一个一个点开,便于我们更好地理解,终于,在慢慢熟悉了之后,我们享受起自己在波士顿的第一顿早饭。健康,美味,惬意。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而那天返程的时候,大家也因为对公交车语音播报的不熟悉,所有人一起坐过了站,在困顿中,每次遇到分岔路口或是标示牌,就参考良久,然后开始赌到底哪一边是正确的方向,或是从路人那略带口音而变得难懂的发音中,依稀得到只言词组的提示。就这样,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,摸回了宿舍。

  来自饮食上的反差,是最大的不适应。波士顿当地根本没有饮用热水的习惯,只有直饮水,而食物也大抵是汉堡、牛排、薯条、披萨。至今我还记得,在那边呆了一周之后,我们一起去唐人街,在一家中餐馆,用自己亲切的语言,点自己熟悉的食物,大快朵颐的滋味。或许,有的时候,饭,真的意义非凡。

再后来,游学是新奇与欢喜

  渐渐的对这边的生活熟悉,大部分的精力不再是想着如何去适应,而是在游学的日子里体验前所未有的新奇。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波士顿海港的阳光和海风令我们心旷神怡,整片海港,都是一种咸咸的,暖暖的感觉。海港信步,沿途是波士顿各式各样的餐馆,人声鼎沸,却并不嘈杂。吃饭的人们,或轻声交谈,或放声大笑,仿佛丝毫不在意身边的打扰,只是开心的畅谈着自己的事,在这样的氛围里,莫名地你就体会到了一种自由,一种热爱生活的惬意。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而纽伯里街,波士顿后湾街区的购物天堂,红棕色的建筑摆放在不算宽广的道路两旁,树木掩映住半个街道,人们三三两两地挑选自己喜爱的店铺进去逛逛。踏几步台阶,推开一扇小门,里面整个就是另一片世界。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间关于哈利波特的店铺,店主是个哈利波特通,十几个平方被他布置的满满当当,一推门,仿佛真的感觉到一股魔法的气息,店主窝在一角,遇见投缘的顾客便侃侃而谈一番。从他闪着光的眼睛中,每个人都读懂了,他是真的爱《哈利波特》。

还有小时候,几乎在每个人的豪言壮语中出现过的“哈佛”。哈佛的校园,比梦中的还要美丽。红砖、青草地、穿梭在校园里的小松鼠们,偶尔还有调皮的鸟儿落在你的身旁,像是朋友一般,对着你,“叽叽吱吱”问候一番。

  偌大的校园,开阔而隐秘,让人不自觉地就会把步子放轻放缓。校园里随处可见席地而坐的学者们,笔记本摊在腿上,专注地思考。不知道,苹果树下苦想的那个青年,会不会被某个能够带来灵感的苹果砸到,一如当初,万有引力的发现。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而谈到苹果,就让人想起哈佛的博物馆,丰富的罗列,严谨的分类,具有一种考究的学术气质。花草,生物,矿石,无论哪一种馆藏,都会标注它的研究进度以及知名程度。就连苹果,分类也多得出奇。漫步其中,琳琅满目,带给人心灵的巨大震撼。

  哈佛书店,也是哈佛的一大标志。书架不算精美,但却摆放的错落有致,分类清晰。贴心的二手书区也是淘宝的胜地,或许在某一个幸运的日子里,你便在这寻到了你苦苦觅求的“孤本”。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麻省理工,则是另一种独到的美。处处透露着属于理工科独特的严谨和专注,建筑风格简约却不简单。浅色的建筑,平铺直叙的道路,还有那些广场上的简易餐车,这个工程学世界第一的学校,低调沉稳,简明含蓄。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大约是在这里上课的原因,我们没有对它的外表过分在意,只知道,它真的很棒。
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精彩纷呈的地方还有很多。

  在水族馆,大家不停的“哇”,面对着许许多多新鲜的景观,开心的像一群郊游的孩子,眼前一群群五彩斑斓的鱼,让我们放下了所有的矜持,就在这种新奇当中,徜徉,欢呼。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在博物馆,每一张老照片都让人觉得意义非凡,在里面细心的寻找自己熟悉的点点滴滴,有时是某个名人,有时又是某个在老电影中见过的物件。在肯尼迪博物馆看到肯尼迪照片的时候,大家都异口同声的叫出了那个名字,十分默契,又彼此觉得幼稚可笑。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当你认真的时候,游学,是充实自己

  在麻省理工的天体物理讲座上,约翰教授向我们讲解宇宙的奥秘,带领我们了解行星间的位置关系以及现在人类对火星的探索。此前我们从未想到,飞行器的回收,可能比它的发射更重要。某些此前发射的飞行器,因为飞的实在太远,导致无法回收,它所搜集的信息,随着它一起飞向更遥远的宇宙。而面对这样遗憾的事实,教授却觉得,只要它有搜集到,即使回不来,也已是我们引以为豪的科技成果。教授的谆谆告诫,还有他一心探究科学的质朴之心,令我们肃然起敬。
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在航空航天实验室,我们深深的体验到先进科技带来的美感,麻省理工的学子们向我们讲述了航天方面的知识,带我们了解太空服的制作。那片宇宙,仿佛就近在我们眼前。

  在绿色化学课堂上,我们听教授讲授了西方对于绿色化学的见解以及他们做出的努力。教授向我们讲述了绿色化学的十二原则,还有原子经济的运用,以及如何减少合成步骤。我们随着教授,一起探究了工厂生产和药物合成的污染问题,我深深的感受到美国课堂注重实际应用的特点:几乎每个人都要进行准备,然后上台就绿色化学问题进行讲解,每一个讲解,都要准备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,全方位的理论设计,还要结合事例进行具体分析。这真的使我们受益良多。

  随后的交流中,教授们跟我们聊了很多很多,关于人生,关于学术,关于成功。那天我回到宿舍之后,有段话一直不能忘记:成功其实是一件很巧妙的事,它不是循规蹈矩,安安稳稳的走到某个终点就可以水到渠成的东西,成功,需要很多其他条件与因素,有时是运气,有时是毅力,有时,是自己视野的高度。

  十几天的游学,出乎意料的快。可能是有太多的新奇,太多的快乐,令日子变得短暂,也可能,是有太多的感悟,太多的想法,让时光变得迅捷。但无论如何,我们终归是要走了,在这里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回忆,也在这里收获了许许多多,美妙的体验与新奇的见闻愉悦我们的身心,而教授的金玉良言使我们收获颇丰。

  我永远忘不了,领队Jeffery是个腼腆的小伙,学习文学,满腹经纶,从早到晚的陪伴着我们,热心的与大家交谈,尽力照顾好每个小伙伴,让我们在异国他乡感受到了无限的安心和温暖。James幽默风趣,豪迈直爽,因为不熟悉路况,还给我们留下了“a long walk”的深刻印象,但这依然不妨碍我们喜欢他,就算前路有难,他传递给我们的执着和乐观都是我们的有力支柱。与Jeremy相处的时间最少,上飞机前是他在航站楼等候我们,把我们安全送离。他不善言辞,默默地将事情做到最好,稳稳当当地办好了所有准备工作。最美丽的Ping,果敢大方,热情似火。她总是想要把波士顿最好的一切呈现给我们,让大家在短短的14天充分体验学习美国文化。中美交流,她是杰出的贡献者;青年游学,她是成长的促进者。波士顿很美,最美的是他们——我们永远的朋友。


Jeremy Bowman摄影

  因为他们,“波士顿全球教育以严谨的态度、先进的理念、全面的资源、专业的服务、多元的展现形式,利用不断开发和积累的全球教育资源,创造更多国际交流与赴他国留学深造的机会,建立起国际间高品质交流和学习的桥梁,提升学校教育的国际化⽔平。”不再是一套官方的修辞,而是一种有力的承诺与保证。

  回来的飞机上,我想了很多,从最初的生涩,甚至略显笨拙,到后来,大家一起在波士顿街头,在高校校园,在博物馆的点点滴滴,还有那个温暖的午后,在一片宽敞的草地,大家纵情的欢笑,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,共同庆祝一位同学生日的到来。此次游学趣味良多。但久久萦绕心头的,还是关于教授们的课程,在实验室的体验,还有他们对成功的阐述,以及“视野决定人生”的真知灼见。他们让我想起了,此前被誉为“哈佛毕业演讲中国第一人”的何江,从湖南省乡下一个织渔网工、捕鱼者的家庭,到哈佛大学硕博连读,麻省理工博士后,再到福布斯杂志2017年医疗健康领域30位30岁以下领军人物之一。何江依靠自己非比常人的勤奋与觉悟,靠着自己的努力,不断的获得良好的教育,开拓自己的视野,不断的走向高处,从不因要迈上的台阶会超乎现有的想象而却步,最终拥抱成功。

  没有什么是比人生的视野更加难能可贵的,一个人的眼界,决定着他的边界。拥有平凡视角的人,张望脚下的路,感慨自己负重前行,而拥有较高视野的人,能看清路的方向,取得选择适合自己道路的资本。

  我觉得我在这十几天内真的变得不一样了,从起初只是抱着游历的心态,想着去丰富自己的见识,或者,只是因为一个听起来有几分奇妙的故事,想去亲身经历。到现在自己真的有所思考,真的对人生与成功仿佛有了不一样的感悟。从循规蹈矩,平庸的等待成功,到发现成功的法门,并以此去追求成功。

  还有这十几天里所有的见闻,美丽的景色终归无法带走,怡人的氛围也不会随着我转移。但无论是哈佛自由散漫的学术气息,还是麻省理工严谨端庄的匠人之心,抑或是波士顿街头的美妙,都会在我的血液里消融,流到心房,塑造我的灵魂。就像一句话说的那样,一个人的气质里,藏着他读过的书和走过的路。

  飞机就快要到了,我的游学也正式地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m.cyol.com/content/2018-10/31/content_17736495_6.htm 


-= 关闭窗口 =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