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州日报“常州3人谈”栏目邀请我校师生作客聊第一代“00后”

   发布时间: 2018-12-28    访问次数: 13

  

  

再过不到一周的时间,千禧年出生的第一批“00后”即将全部成年。在这些“00后”看来,成年究竟意味着什么?他们有怎样的感慨?对于成年后的发展,他们有怎样的设想和准备?为此,他们又会产生怎样的困惑呢?尽管本次访谈的人数非常有限,访谈的对象也不足以代表所有的“00后”,但是,他们还是可以让我们看到很多“00后”共有的典型特点。希望从他们的对话中,我们能对“00后”有更新的认识,产生更多的启发。

本期三人谈嘉宾:

刘雅怡 常州大学大一学生(女)

刘战昱 常州大学大一学生(男)

王 彬(特约嘉宾) 常州大学瞿秋白政府管理学院教师、博士、常州市青少年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

主持人:车玉

访谈时间:1221

访谈地点:常州大学西太湖校区

  

在无意识中成年了

主持人:过了18周岁的生日后,你最大的感慨是什么?

刘战昱:18周岁生日那天,我爸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孩子,你已经18周岁了。到这个年龄后的成年人,可以被判处死刑了。”尽管这句话的内容听着很别扭,但是,我明白,我爸在告诉我,从这一天开始,我要对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。并且,这份责任将很沉重。

自从离开远在云南的家乡来到常州读大学,开始独自面对和处理很多事后,我对责任和担当的感受越来越真切,慢慢对成年后的问题有了更多更深的思考。有时,晚上我会躺在寝室胡思乱想,想一些深奥的问题。比如,我将来要做什么,该怎样做。尽管我有了一些相对清楚的方向,但是心里仍旧充满了困惑。甚至有时上课迟到,我也会埋怨自己,如果这样下去,我又会有怎样的未来。

主持人:为何你会有这样的思考?

刘战昱:我之所以想得多,或许是受个人经历和爱好读书的影响。我家在云南文山州,距离中越边境很近。前段时间,扫雷英雄杜富国就是在我们家乡的麻栗坡县受伤。我的爷爷是老红军,有浓厚的革命军人传统。他经常跟我讲这些扫雷英雄的故事,还有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故事。这些故事从小就影响着我。另外,我是家里的独子,从小没有什么玩伴,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书。很多书引发我思考很多问题。

刘雅怡:相对于刘战昱,我属于还没有成熟的一类人。18周岁的生日,在我看来,就是很普通、很平淡的一天。除了早晨收到朋友和系统发来的祝福生日的QQ留言外,就一个闺蜜陪我过了一天。家人既没有特别准备饭菜,也没有准备生日礼物。大概是家人更重视阴历生日的缘故,直到那天他们才从微信给我发祝福、发红包。

可能,很多同龄人跟我一样,从来没有考虑过成年的问题,也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年。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,与十六七岁没有啥区别。不过,我父母经常给我讲一些校园暴力和校园欺凌的事件,让我要管好自己。他们认为自己在家经常教育我,是为了让我不要在外被人“教育”。

王彬:年龄,不是标志一个人成长的必然要件。年轻人对成年问题的认识,更多取决于他们的家庭教育背景和社会生活环境。而且,成年,是一个过程,不是一个时间点。有学者提出成人初显期的概念,认为从18周岁到25周岁,人们才逐渐形成成年的意识,慢慢从少年迈向成人。由于成长于电子通讯设备和互联网高速发展后的年代,“00后”的成长环境相对于以往的年轻人有了很大的变化。他们会产生很多不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。值得关注的是,很多“00后”是独生子女的独生子女,有着“独二代”的身份。他们的家庭关系相对更简单,情感交流范围更小。这使他们更依赖同学、同事,往往通过网络建立社交关系,形成了特殊的社交观。

为了热爱的事努力

主持人:当意识到自己成年后,你对未来的生活有怎样的设想?

刘雅怡:高考填志愿时,我就想选择语言类专业。考虑到就业问题,父母虽然支持了我的意愿,但也只让我选择小语种的专业填报。遗憾的是,我高考发挥失常,没有考取。尽管现在我没有在喜欢的专业学习,但是,我还是会继续朝这个方向发展。我希望可以出国留学深造。因此,我已经开始继续背单词、写作文、练口语,备考雅思。我认为,未来最好的选择是从事与兴趣爱好相关的工作。为此,我首先要找准自己的兴趣爱好,然后坚持下去,把它学精,做出成就,直到被人发现自己的价值,以此作为谋生发展的途径。

然而,妈妈希望我大学毕业后就回家乡湖南株洲找份安稳的工作,然后嫁人,过平平淡淡的生活;爸爸虽然要求相对高一些,希望我继续读研,但也是希望我回家工作。爸妈就是希望把我留在身边,认为我在家乡工作压力不大,还可以得到他们的帮扶。可是,我还是希望自己有足够的能力,可以留在大城市工作。不过,我并不想去北上广深那样的大都市。我曾经去厦门、成都旅游,觉得那里的生活氛围很自在,不仅能接触到相对先进的资讯和文化,而且收入也不算低,压力也没有那么大。

刘战昱:如果能从事自己感兴趣的工作,当然是最好的选择。我有个不切实际的梦想,就是成为一名作家。我选择作家这个方向,并非因为它工作自由,而是因为它可以用自己的思想影响别人。

不过,当我刚上大学,妈妈就督促我抓紧考取教师资格证,将来回家当个教师,安安稳稳地生活。我也知道,真正要做一名作家,是一件贼累的事。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有勇气、有自信抛开一切去实现梦想,或许,未来的自己更可能会遵从父母的意愿。然而,我也认为自己不会放弃成为作家的梦想,一旦有条件、有机会,我一定会努力实现它。因此,我现在仍旧一如既往地坚持读很多书,尝试写作。只是现在的我积淀太少,还需要多接触校园以外的世界,多经历更丰富的生活。此外,我还想多发展一些其他的兴趣爱好,提高综合能力。比如,参加辩论队、学习写微信文案、剪辑视频等等。总之,我要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,更有价值。

王彬:现在的“00后”,生长在一个视野更为开阔的时代。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了太多的信息,比如,大城市的生活压力、国外的留学安排、某职业的发展前景等等。与过往相比,他们的家庭条件、学习条件更加优越。而且,他们的父母也已经逐渐形成了课本学习不是成长的唯一条件的意识。因此,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兴趣班。这些兴趣爱好很可能成为他们未来谋生或发展的技能。

不过,作为年轻人,他们还是需要掌握最基本的技能和素养,比如,人文社科专业的学生,需要扎实掌握口头表达和书面表达的能力。这是他们未来能否稳健发展的根本。

看透了缺钱的生活

主持人:对于自己的梦想,你觉得自己最需要什么?什么最让你感到无力和困惑?

刘雅怡:要实现自己的梦想,我觉得还是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。比如,我报考雅思就需要不小的花费。我希望能一次考过,不浪费家里的钱。而且,很多同龄人都认为自己最缺钱,想赚钱。

刘战昱:花父母的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。这并非因为我们特别懂事,也并非父母没有能力满足我们的需求。这只是因为,我们特别想经济独立。自己赚钱自己花,多爽!

刘雅怡:目前我们最大的困惑,就是没有办法经济独立。为了满足个人需要而带来的经济压力,不是由于父母给不了,而是我们自己赚不到。我也曾想去西太湖影视基地兼职做群众演员,赚取比较客观的报酬。可是,我爸坚决不答应,让我缺钱就说,只管安心学习,不要想兼职的事。尤其是当了解很多校园贷的事件后,每次只要我说缺钱,他就立马打钱给我。我知道他经营不易,这样花钱也过意不去。不过,有一些同龄人,他们既不想做低收入的普通工作,也清楚自己没有能力做高收入的重要工作,虽然想经济独立,却不想靠自己努力,成天就做着一夜暴富的梦。

王彬:现在的年轻人,不仅仅是“00后”,他们的消费欲望很强,对拥有金钱的意识也增强了。不过,知道自己缺钱与想着如何赚钱,还是有很大的区别。从目前很多“00后”的生活状态和家庭条件看,他们本不该缺钱。只是,他们向往更高的发展目标和更好的生活品质。诸如选择出国留学深造和以写作谋生,这些发展路径的成本都很高,不是以前的年轻人能够轻易考虑到的选择。

主持人:怎样的标签比较符合你或你身边的“00后”?

刘战昱:“透彻”。我们比较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很多事都看得比较透彻。只是,我们还缺乏能力。

刘雅怡:还有“矛盾”。很多人即使什么都知道,也不想靠自己的努力去实现。

主持人:为什么他们会认为自己什么都知道?

王彬:“00后”父母的教育水平普遍较高,这使他们在家庭教育中拥有更开放的心态。这样的家庭关系更加平等,家庭内部的交流更加主动,交流的内容也更加丰富和深刻。因此,“00后”可以在与父母的平等交流中,获得以往的孩子难以获得的社会经验,意识到更多个人发展的问题。

主持人:你们要对未来十年后的自己说些什么?

刘雅怡:十年后的我,已经28岁了啊?希望那时的我能保持现在的兴趣爱好,把曾经想做的事做好。最好能结婚,有个稳定的家庭。希望家人健康。其他事就随缘吧。自己开心就好!

刘战昱:我希望28岁的我,还保持一颗热诚的心,不要轻易放弃,妥协。最重要的是,重信守诺。

主持人:有人曾担心,现在的“00后”知识信息获取无限,可又离智慧很远;感觉自己什么都知道,可又什么都不知道;看似人人都有个性的追求,可又共同没有明确的努力方向。不过,一些“00后”的成熟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。他们多了自主自立,少了过度依赖。并且,他们已经意识到要对自己的决定负责,开始自发地积极获取资源,发展自己热爱的兴趣领域。衷心地希望,这些空前现实的“00后”,可以刀劈斧凿般地雕刻自己,为了自己的梦想全力以赴,使自己的成长继续超出我们的想象。

  

常州日报:http://epaper.cz001.com.cn/site1/czrb/html/2018-12/26/content_254963.htm

中国常州网:http://news.cz001.com.cn/2018-12/26/content_3543080.htm (编辑 包海霞) 

-= 关闭窗口 =-